• ZI YANG FU XI CHA

张斌:时光深处的“紫邑宦镇”

19-4-3 下午8:22
敬锦文-张斌

        我最早喝到的绿茶,就是陕南紫阳县焕古镇出产的“紫阳毛尖”。40多年前,我还生活在新疆,距离这个汉江边上的古镇有5000多公里的路程。父亲是紫阳人,茶是紫阳亲友邮寄的。那时我很年幼,之所以对喝茶至今难以忘怀,也是因为父亲。他将茶视之珍宝,每天总是一个人霸占着个小茶壶,几乎是手不离壶。我只有考试得了很高的分,他才会奖励性的让我喝上两口。每每在这个时候,他总会说这是焕古产的紫阳毛尖,天下最好的茶,古时候是皇帝喝的。父亲讲这些话的时候神情庄重,而我总怀疑父亲是在吹牛!怀疑归怀疑,紫阳毛尖却下意识地铭记在我的心中,渗透在我血液和骨髓深处。有时,感觉这茶是一根脐带,连着我和遥远的古镇。

        后来,随父亲回到紫阳,紫阳毛尖天天喝,也变成父亲那般神情,一个人抱个小茶壶,没事就品尝几口。宁可三日无食,不能一日无茶。每年清明前后,总是托人到焕古买10斤茶,做足一年的储备。这个时候我知道了焕古所产的紫阳毛尖是最古老的贡茶。《新唐书·地理志》记载:“金州汉阴郡土贡:麸金,茶牙,椒,乾漆”。焕古在唐代是汉阴郡的茶乡,这里的贡品茶牙就是紫阳毛尖。这是史志上的文字,可以说是铁的事实。看来父亲并没有吹牛,他的那种自豪也就遗传在我的身上。变成了一种挥之不去的乡情。

        其实,让紫阳人自豪的不仅仅是这茶是最古老的贡茶,而是这茶曾沿着丝绸之路翻山越岭,伴着悠扬的驼铃,迈过雄关漫道,穿过漫漫黄沙,踏上万里征程,走出过一条连接欧亚大陆的文明史。有学者研究认为,公元前三世纪至公元八世纪,包括焕古在内的汉水流域曾有过辉煌的文明。从秦汉到盛唐,这里的繁华不亚于中原大地。而紫阳毛尖更是这段时光中的骄子。

        焕古产的紫阳毛尖,不仅色香味俱佳,泡于杯中,还有一种奇妙的现象:每杯茶中,有一、二、三或者稍多枝茶叶,不是像其它茶叶一样,横七竖八的沉底,而是竖于水中,一芽一叶,或者一芽二叶,稍向上,叶柄和嫩枝朝下,仿佛是水中之花含苞待放……焕古镇古时候叫“宦姑”,被称为“紫邑宦镇”。为了防止其它地方的茶商用假茶冒充紫阳毛尖,官方将焕古茶区所产的紫阳毛尖统一打包,加盖“紫邑宦镇”印戳,装船溯汉江上行到西乡,或者从陆路人工背运,爬山涉水到西乡,换上驼马,穿过巍峨秦岭,至甘肃两当西入青海,北达新疆,或北往宝鸡至甘肃平凉再转到宁夏。“紫邑宦镇”成了一个把地名与物产结合在一起的商标,正是这古色古香的地理商标,把“紫阳毛尖”带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古代的汉江水运多暗礁险滩,又受季节影响,运输受限,大量茶需要通过陆路运输,而西去的山路,山高路险,河道密布。与茶马道不同,这些茶不是骡马驮出去的,是人工背运出去的。那些背茶的背脚,被称为背佬儿,背篓背身上,打杵拿手中。走走停停,停下来用打杵支着背篓休息,有时打杵还可以挥舞着驱赶野兽……他们特别能背。背上两、三百斤的茶,更是家常便饭。有背佬儿害怕涉水磨损了草鞋,干脆赤脚背行。最传奇的是有背佬儿能够背着二百多斤的茶蹲下来摘地上的野花……这是一条穿越秦巴的艰险之路,是先民们勤劳勇敢的象征……

        早在两汉时期,焕古茶香就诱惑着无数的商旅,当北国迎来了呢喃的紫燕,甘肃、西域等地的商人结伴爬过秦岭,淌过一条条溪水,拥进古镇,小镇那些曲曲折折的小巷立刻膨胀了,茶的香味,女人的娇声细语,还有北方大汉们的粗壮身躯,听得懂的和听不懂的各类语言混杂,小镇的空气被挤得热气腾腾。那些裹一件羊皮褂子,满脸沧桑,一头卷发,虬须蓬蓬,发须相连,膀大腰圆的身躯就只有鼻子、眼窝、嘴裸在外面的北方商人,到了青山绿水之地,乍一看,像一只只熟透了的毛葫芦。于是,孩童们欢笑着喊叫:“毛葫芦,买茶叶,一买一山到河西……”,这让重重山峦环抱的小镇别有情趣……茶庄、栈房、餐馆、票号,甚至镇外的茶园里都吆吆喝喝、叽叽喳喳,轰轰隆隆、热气腾腾把附近几条溪水都挤得枯瘦无比。

        上个世纪80年代,在紫阳县焕古镇发现的一批古波斯银币,吸引了众多学者的目光。《隋书,食贷志》记载:“河西诸郡,或用西域金、银之钱,而为官不禁。”河西与紫阳商贸往来频繁,而巴山深处的焕古镇是否也在这个流通区域之内?也是这一年,一位李姓村民在挖地时无意间挖出一块“胡弦带板勾”,带板是波斯人束在腰间革带上的饰物,这块“胡弦带板勾”上铸造女性舞伎一人,头戴流苏珠翠头饰,身上缀着缨络,窄窄的袖口,裸露的前胸上乳房突起,在环绕的飘带中,舞者高举双手,右腿吸起,赤着左足尖立于圆形舞毯上,旋转起舞。歌舞者形象逼真,栩栩如生,令人情不自禁的呤诵:“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的诗句。于是学者们满山坡的寻找,一块又一块的“胡弦带板勾”被发掘出来。这一块块小小的“胡弦带板勾”,早于白居易诗词《胡旋女》三百多年就来到焕古这个地方。而这一切都缘于茶叶,都缘于丝路上的“紫邑宦镇”的诱惑……

        作为千年古镇,“紫邑宦镇”静静的依在汉江之滨,穿越千年时空,美丽依旧。早晨古镇在迷雾中若隐若现,隐藏于美丽的面纱后面,而傍晚又是暮色四合,伴着无数的灯与星的光挥,晃动在汉江波涛声中,如同仙境,难见真容。去年十月,我随一群作家深入焕古采风,我才真正的感受到古镇古韵。焕古依山傍水,蜿蜒多姿,河岸弯弯曲曲,像地图上中国大陆的海岸线一般曲折……街道依山而建,起起伏伏,径巷相通,茶馆林立,房屋多是具有清末民居特色的木墙、石板房、吊脚楼。焕古的建设修旧如旧,没有大拆大建,走进焕古,仿佛走进了古代。我们到焕古采风,不是去镂空那些曾经南来北往的商旅故事,而是去探索“紫邑宦镇”留下来的思考。我们的祖先不畏艰险,肩挑背驮,穿越秦岭,从这里起步,打通了一条连接丝绸之路的商业通道。这种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让我想起了同饮汉江水的张骞,他被汉武帝封为“博望侯”,显然是取了“宏博瞻望”之意,博望是一种眼光、一种襟怀、一种气度、就是博广瞻望,放眼世界。丝绸之路是走出去的,“紫邑宦镇”也是放眼世界走出去的。当我在新疆和父亲品尝紫阳毛尖的时候,我不知道,两千多年前,新疆人,甚至中亚各地的人就已品尝到了这样的好茶。他们是用两只羊来兑换一块茶饼,小心翼翼地保存,这是消食化积、亲密感情的宝贝。甚至那些盖着“紫邑宦镇”印记的麻袋,都成为一种抢手的商品。他们认不得“紫邑宦镇”这4个方块字,但他们奉如神物,视之吉祥。这是来自天朝的文明。他们对茶的热爱丝毫不亚于我们对西域歌舞的喜爱。

        两千年过去了,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科技工作者发现紫阳毛尖中富含人体必需的营养“硒”元素,紫阳富硒茶开发研究成果通过专家鉴定。听到这个消息,早年在甘肃发动两当兵变时就爱喝紫阳毛尖,并调侃称这茶为“紫阳叶子”的老一辈革命家习仲勋欣然题词:“健康佳品,驰誉神州”。而后“紫阳富硒茶”替代了“紫邑宦镇”,成为一种新的集地理物产及科学发现为一体的地理标识,意气风发的重新迈上古丝绸之路。而新一代焕古人更是继承了开拓进取精神,博广瞻望,放眼世界,他们通过互联网技术,手指带动电波,将一盒盒紫阳毛尖送到远方……

作者简介

张斌

        张斌,男,汉族,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学时期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至今在《人民日报》《团结报》《世界报》《读者》等80多家报刊上发表散文、杂文、文艺评论、传记文学、小说近20多万字。在《文史博览》等报刊发表文史及文化研究文章约30万字。著有散文随笔记《天外的村落》(中国文联出版社2013年6月)、《岁月的回声》(国际华文出版社2017年4月)两部散文集。

旅游紫阳

  • 游紫阳茶山,逛富硒茶园,喝健康紫阳茶
  • 紫阳农家乐,品尝农家富硒菜
  • 任何漂流,享受夏日凉爽激情
  • 悟贞观、真人宫领悟道教文化
  • 富硒小镇

紫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