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I YANG FU XI CHA

茶马御史姜图南汉水“赶茶”【上】

19-12-15 下午2:47

茶马御史姜图南汉水“赶茶”

        明、清时期,茶马关系着国家安全和社会的稳定,茶是有效管控西部少数民族的重要物资,马乃三边防御的重要支撑。陕西是茶马重镇,“一国之茶马在乎陕西”(那时的陕西含盖了甘肃、青海、宁夏),清人入主中原,“司茶之 官,初沿明制。”①派往陕西的巡按监察御史因主巡茶马事项,便有了“茶马御史”之称谓。

        姜图南是清顺治八年派往陕西的巡按监察御史,顺治九年年底结束,之后再次补授陕西道。《清实录》:顺治八年(1651年)授河南道御史,不久巡视茶马。顺治十六年(1659年)补原任御史姜图南为陕西道监察御史。顺治十六年十月外补转陕西道监察御史姜图南为江西布政使司参议分守南昌道。”在第一轮巡视陕西的两年时间里,他常年舟车于汉水、陇右、河湟之间,赶茶收马、巡察关隘,举贤究劾,政绩卓著。从退隐后所著的《关陇集》可以看到,他多次深入兴安州(安康)紫阳、石泉、西乡、汉中、襄阳等地,打通茶路、廓清茶道,为清朝开国茶马贸易制度的形成探索了经验。

汉水“赶茶”

        汉水中上游自唐以后,是历朝重要的产茶区和茶叶买卖的集散,汉水也是“两湖”茶叶西进的通道,清朝入关以后,极需要茶叶换取马匹以满足平西王对西南用兵和用茶叶对西北番族的抚定。改朝换代是血腥的,明朝形成严密的茶马制度被砸得稀烂,致引商逃离,茶司停摆、园户无助,“夫法纪未立,职掌虚悬,即所云若干觔、若干匹者,觔不过数十万、匹不过数千记”②。破立之间,朝廷需要一位干臣来完善茶法马政系统的修复,在朝翰林院磨砺两年后的新科进士姜图南被选中。离京之前,引见皇上,天语叮呤,这对新科进士第一次受事出巡是莫大的鼓舞。《清实录》载:出差引见,上赐茶,谕之曰:巡方为朕耳目之官,必持身清正,乃能率属。尔等行此,宜敬殚厥职,以副朕意。”顺治皇帝这番嘱咐让姜御史铭刻在心。

清史稿

        姜图南是顺治八年八月受命的。“臣自(顺治八年)九月初一日陛辞,兼程就道,于十月初八日入关,与前差臣吴达交代受事。”③换代后的陕西茶事马政真是千孔百疮,清自顺治二年启动“茶法马政”,经历了两任御史,其茶马管理系统仍然没有完全恢复。“臣自入境报闻,查旧额茶商凡千余名。兵燹之余,仅存一百零六名,人少赀微,茶本不裕,极弊一也;旧有川湖额茶岁行置办。今茶路不通,止向襄阳水贩手中接买,并于西(乡)、紫(阳)二县采办,茶价及转运一切脚费,十倍往时,极弊二也;旧时五司恒有存剩茶篦,搀新撘旧,可供涂抹,今茶商筋力已尽,茶司扫地无余,册藉空存,无凭招中,极弊三也;茶篦极少,开中不时,兼之西番种类繁多,抚赏恩威,全未修举,市巷贾心,恣雎偃蹇,招之不至,极弊四也;更有大伙私贩,非倚营将,则托东人市茶易马,公然四出,有司既缩恧无措,土豪复相率勾连,私贩既行,官商益滞,极弊五也。”④

        姜图南是顺治九年(1652年)四月曾驱车抵达汉中,五月兼道出汉南,《关陇集》(卷四):“弟以招中之役,躬历兴元赶茶。五月十七日至茶溪滩,大雨横江,瓦屋皆走,入西乡、洋县,百姓扶老携幼,号控水灾,情状颠连,令人酸楚。”⑤面对连连天灾和李自成余部与清军交错攻伐,致茶园荒芜,民不聊生。汉中及兴安五州县的茶课毫无着落,招中是解决茶源的唯一出路。为打通茶路,招买 “两湖”茶叶至西北五茶马司,姜图南向朝廷上奏《为酌赶湖茶并行边茶以裕茶法事》,言:“汉南州县产茶有限,且层岩复岭,山程不便,商人大抵浮汉江于襄阳接买,臣衙门据引给票照验。比以湖湘水贩店户,将茶斤贪图价值,专卖别省无引私贩,官商赍引无以收买。臣随行文申斥。”为厘清茶课、园户,姜图南多次深入兴安(安康)五州县、实地勘察。在《关陇集》中收集了给兴安州(安康)紫阳县的 “移文”:

《行兴安、紫阳、石泉、汉阴、西乡》

照得茶园课银一项,为苑寺买马急需,随行额办以供为正。顾茶园消长不一,即入户之盛衰亦不齐,故《会典》开载有十年编审之例。今自本朝定鼎,九年于兹,本院亲历汉南赶商,思欲履山编审,又恐烦劳地方,然使旧户拿无茶之课,而新增收无课之茶,法之不平莫过于此,为此牌仰:

        即将本州县茶园若干,茶课若干,老户现在某某,逐一清查,分别原额抛荒,新增转卖转典,及今实在款项,备造清册,限一月内开报到院。如有豪强侵占及不公不法等事,及许该州、县从实开报,毋得瞻徇隐匿,以干公令。至部引颁发,内开出园,茶主将茶卖与无引客商与商贩者仗六十,倍追原价入官。方今茶芽盛长,采办四出,并大张榜示于茶园要路,严饬园主非有官引不许市易,如人前往通同卖与,及该州县官不觉察,查出一体究参处。俱毋违错。

        同时,依照旧例,巡视下荆南道和川北道,行文《行分巡下荆南道》、《行分川北道》,申斥襄阳道,茶、引分开,私茶盛行,川北保宁、夔州缉私不力。为保证茶源足够充足,要求两地打击私茶,减少茶商通关阻力和行茶安全。在一系列措施下,陕西茶路渐开。“本院自汉南齎遄返,亲历各司赏番悬望,运茶不啻饥渴,先是本院驻汉,已报襄茶四十万斤暨西(乡)、紫(阳)茶引络绎于道,时恐茶斤露处,曾饬明再设官店二所,酌量贮茶。”⑥同时姜图南没有忘记朝廷买马银两的筹措,在陕北“发引招买”湖茶,拓开北部市场 。“顺治十年(1653年),榆林、神木二道行茶法,从御史姜图南之请也,中路红山市口,额发引一千道,征银三千九百两,东路皇甫川市口,额发茶引三百三十四道,征价银一千三百二两六钱,其引于巡按茶马监察院领缴,商人俱往荆襄市茶,至边口易卖。⑦”

参考文献

①源自《清史稿》

②③④⑤⑥⑨源自《关陇集》

⑦源自《紫阳茶纪行》

⑧源自《兴安府志》

旅游紫阳

  • 游紫阳茶山,逛富硒茶园,喝健康紫阳茶
  • 紫阳农家乐,品尝农家富硒菜
  • 任何漂流,享受夏日凉爽激情
  • 悟贞观、真人宫领悟道教文化
  • 富硒小镇

紫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