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I YANG FU XI CHA

茶马御史姜图南汉水“赶茶”【下】

19-12-15 下午2:52

{ 茶马御史姜图南汉水“赶茶”}

        顺治初年的兴安州,正处在清军与闯王余部博弈的时候,《安康地区志》载:“顺治三年(1646) 五月,义军首领刘体纯再度攻入兴安州新城,杀守道袁生芝、知州曲良贵、州刺侯嘉胤。顺治六年(1649),紫阳县民孙守金以板场山为大本营聚众抗清,紫阳境汉江以南均被农民军占领。”战火连绵下的兴安州(安康),已是千孔百疮,民不聊生,加上茶课重赋,百姓更是苦不堪言。“国朝自顺治七年,出荒外兴安州属共该实征茶课银二百七十四两,本州实征茶课银四十七两一钱一分二厘九毫,今载为则例。兴民何辜而堪此也!独不可议撤乎?茶已改折,产茶之乡动以办课,鬻铢罟罪,而终南大盗群啸于蒿坪、道河之间。其禁只足供若辈负之以走耳。”⑧如此状态下的兴安州(安康),只能让御史姜图南在巡历后对茶法马政和吏治表示不满和失望。

《关陇集》《示兴安》 一

        本院衙门未经巡历兴元(安)已四十余年,平、洵、白、紫一带,虚莽泽葵依井,荒葛冒途,石泉萧萧,虎蛇叠迹,民生之苦至此极矣,地方赖良牧至此亦极矣。兼之法纪废弛,典章荡弃已非一朝一夕之故,然官司土者非四十年生长,司土尽昧典章法纪之人,贤者抚辑斯民,更当转移风俗,岂反为风俗所转。且一日可为即为之,一时可为即为之。

        今开代之初,人民甫离汤火,其所以翼生全而望长养犹亟,乃本院经历地方,官司拜跽之节尚不知所以行,有何望于政教?据所藉口蹙额輙曰:地方荒残。朝廷为地方择官非为官择地方,荒残地方正有司尽心及物之时,古来循吏宁尽择丰享而后为政?即如本院出巡,节次牌行,起马日期,石泉县宁未之闻,夫何先监民夫八,日每夫一名,又止与铜钱六分,将置驿站于何地?迨抵恒口铺,署州州同并于驻宿,处所不设一硃一笔行砚,将至官守于何地?此等吏治抑尽由荒残,抑不尽由荒残?本应参拿,重念本院触暑遄征,虽以疏通茶路,实欲绥清地方一番褫革。在地方未免无久任之官,本院不忍以巡历之故重劳吾民,又宁忍以巡历之故重绳尔吏?故尔姑从宥政。然一家哭何如一路哭耶。其猛思之。

《关陇集》《示兴安》二

        兴安重镇,在本境为茶株土产,在湖湘为茶运咽喉,而紫阳县系茶商晒篦、盘验、收买之地,兴、汉、石、紫等州县,岁有茶课钱粮,兴安所岁有樁棚、地亩、马价、钱粮,而该所军又关系佥牧茶法马政,系于兴元(安)綦重。本院不惮冒暑遄征,期与该地方一为讲求,顷据紫阳县条议晒篦收买之法,先今不同,平利县条议附辑开荒之欸,招商渐次,可谓留心政事,义不辞难者矣。其余州县概未闻有核实查验之举。及本院细访茶法一事,茶园固有抛荒贼据者,亦有见园征课不均者,官司惮于跋涉,任意摊派,奸胥因而舞文挪移红册,上补国课,下虐残园,此茶法之急宜讲求者也……

        至兴安州一州六县,旧册茶商流亡已尽。本朝开国迄今,从未招一商、报一引。即日用取给,茶园屯卖岂无出境,即茶商转运湖湘经由岂无短贩?乃兴茶流而不知所往,湖茶贩而不知所归。巡缉役员虚应故事,更有从逆奸徒,潜以硫磺焰硝背入贼营换茶斤拿获,已见于封章,地方犹仍于醉梦。兴言于此,可胜太息……

        当然,从两份文件可以大致了解清初安康吏治与茶法马政的状况,以及兴安州在汉水茶路的地位。亦从《关陇集》中可以窥见钦差大臣在顺治九年多次踏入安康地界。

姜图南褒奖紫阳县知县

        从明朝正德七年析安康、汉阴置紫阳县,这里就成为陕南产茶的重要县份和茶叶集散地,是朝廷易马的倚重,“岁有茶课钱粮。”作为汉水任河交汇的节点,它控制了湖湘、川东北流通通道,陕西行省便允许“执引”商人入驻收买茶斤。茶叶“引票”的发放,先前是户部发放的,明朝中期之后便由陕西察院代发。“执引”商人的入驻,代表一的地方茶产业的兴盛,因为“执引”是有一定实力的商人,否则户部是不会给他备案的。

        “执引”商人的入驻,代表着官课、茶税银、茶官、批验所应运而生。从湖南安化、湖北襄樊溯汉水而上贩运的茶叶者找到了出口,“执引”商人亦可顺流至湖湘地自有采买,从而带动了船工、脚户、茶工、小贩、私茶等有关茶的行业出现,从而形成了官茶、私茶、引商、小贩、园户、茶官、茶工集散地。《关陇集》载:“而紫阳县系茶商晒篦、盘验、收买之地。”且陕西监察院也时不时派员巡察。这一形态从顺治二年(1645)持续到康熙四十四年(1705),其六十年间紫阳茶产业保持了一个旺盛的势头。自雍正十三年(1735),随着朝廷对马匹需求的减少,官茶的废弃,迎来了商茶兴起。

        茶马御史姜图南是顺治九年到紫阳“赶茶”的,他深知紫阳县地位的重要,这个弹丸之地不但有茶课,还管理着引商、批验所和晒篦的茶厂,担负着运茶通道的安全,且每年都要采办贡茶上贡朝廷。紫阳县知县在管理治理事务外,同时还担负着茶法的执行,其责任可见一斑。姜图南到紫阳“赶茶”并随机考核了紫阳县知县,发现紫阳县在请引招商、官茶征收都能超额完成任务,且在廓清茶道上亦有建树。如:“(顺治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据紫阳县申:局商人康凤鸣、贺加猷、刘魁各禀称,商人自襄阳买茶至汉中成篦,至兴安,于本月初九至炉子滩,被孙贼小船过河抢掳,商等登岸逃命,奔控紫阳驻防官,幸仰将官赶贼入山,获回茶船。”⑧紫阳县反映迅速,出兵追赶,并及时将这一情况上报兴安州。

        之后,姜图南在回京完差时上折——《为循例举劾陕西有司官员事》,褒奖了紫阳县知县董巽祥,“又如紫阳县知县董巽祥,晒篦、赶商、催茶过当,且又能安缉板厂大寇。一闻报丁忧。”⑨当然,丁忧官员是不能擢升的,董巽祥便失去了三年举荐的机会。在“应劾有司官员的二名”中,石泉县知县刘之祯因“茶课岁额三十七两四钱七厘,历来征解从无一完……清理茶园户籍,经催四次实行开报,又不实开荒户”被究劾。

参考文献

①源自《清史稿》

②③④⑤⑥⑨源自《关陇集》

⑦源自《紫阳茶纪行》

⑧源自《兴安府志》

作者

茶文化学者、紫阳县委宣传部公务员。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先后有《煮茶紫阳》、《紫阳茶》、《紫阳茶纪行》出版,参与策划电影《郎在对门唱山歌》、舞台剧《茶山情》和“中国第一条茶马古道高峰论坛”。

旅游紫阳

  • 游紫阳茶山,逛富硒茶园,喝健康紫阳茶
  • 紫阳农家乐,品尝农家富硒菜
  • 任何漂流,享受夏日凉爽激情
  • 悟贞观、真人宫领悟道教文化
  • 富硒小镇

紫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