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I YANG FU XI CHA

紫阳贡茶

      紫阳县所在的安康市产茶历史悠久,至少有3000多年历史。茶祖神农氏在陕西形成了最早的饮茶习俗,开创了陕西5000年“茗饮之风”,陕西更是开启了“茶马互市”的先河,将“茗饮之事”推广至大江南北,形成了举国饮茶之风,陕西茶文化是中华茶文化的源头,它的发展史基本上代表了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史。而作为陕西茶树最佳生长区和茶叶主产区的安康更是中国最早栽培茶树、最早生产贡茶的地方,一直处于茶树原产地与古代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中间地带。

贡茶产地鸡鸣坡故事(一)

16-1-7 上午10:24
本站原创

艺茗坡传奇

    传说紫阳县鸡鸣坡原名艺茗坡,当地所产茶叶是巴人向周朝贡献的贡品。据考证,巴人贡茶开中国贡茶之先河。

    大约在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继承文王之志,于正月亲率兵车300乘,虎贲3000人,甲士4万5千人,自西岐出发,浩浩荡荡东进伐商。同月下旬,周军进抵孟津,在那里与反商的巴、庸、卢、彭、濮、羌、微、髳等方国的军队会师,兵锋直指商纣的首都朝歌。战斗在牧野展开,残酷的拼杀了从清晨开始,直到中午尚不分胜负,在关键时刻,老谋深算的姜尚决定让预备队巴军出列,巴军前队手持铁矛冲向敌阵,后队则唱起巴人特有的战斗号子,气势威烈,声震四野,商军从未见过这种战法,阵前出现一点慌乱和停顿。战争的胜负往往就在那一刹那,只见姜尚令旗一挥,战车和勇士如山洪般冲杀过去,周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那场“血流漂杵”的战争和巴人“前戈后舞”的战法也一同载入了史册。战后,武王论功行赏,封巴族首领为“子”爵,自此后,巴国称巴子国,至今陕南、川东一带口语中多带“巴子”,如“妈的个巴子”,盖源于此。巴子国为感谢武王的封赏,并表示甘当周朝的封国,搜集巴国之珍数十种,如荼、桑蚕丝、苎麻、鱼干、盐巴、铜块、铁块、生漆、蜂蜜、灵龟、巨犀、山鸡、白雉、黄润鲜粉等物向武王献贡,其中的“荼”即今之茶叶。

    且说那时的荼,并非如今之用为饮料,而是用作蔬菜,武王食后,倍为赞赏,不仅味美,且能提神去困,特别是食后那淡淡的回甜,诸菜不如,久而久之,不觉成为嗜好。一日朝退,武王留住康叔封说:“前番巴国所贡之荼,其味甚美,我已日日必食,不可或缺,今派你到巴考察此荼乃何物,若能移于镐京近植,则何费巴人万里贡递,亦可食其鲜品,顺便了解巴国风土人情。” 康叔封乃武王之弟,也是本朝重臣,领旨后,即带一干人马,望巴国而来。

    时巴地甚广,都城在汉水西之上里,处今之安康汉阴县境内,不知后因何改为上七里。康叔封一行翻终南山,过月河川道,越凤凰山,渡汉水,约经10余天,方到达七里城。巴王得知康叔封来巴原由,一点不敢马虎,对康叔封说:“大人,巴人食荼,全赖神龙帝指点,历时久远。荼若乔若灌,又曰茗,巴所辖之地皆产,但若论其优,则在任河北岸之下里,且早有作植。” 康叔封一听甚喜,急令巴王带往下里一观。

    出得巴城,虽是山地,道路却宽阔通畅,时值阳春三月,群山滴翠,鸟语花香,巴山之美尽显,博得康叔封盛赞。过了渚河,巴王说:“此地属下里了。”一阵风过,七里花香扑面而来,香风之中,还带着约约歌声,康叔封兴起,一鞭及,很快就到达一条岭上。上得岭来,只见有数十人干活,一人身横竹筒,边击边歌,他人应合,歌声或高亢,或低沉,或诉生活艳遇,或吐劳作艰难,康叔封听得形痴,对随从说:“此歌甚美,回朝当奏请武王派人于巴地采风,以蔚本朝文采。若要命名,我以为可‘下里巴人’称之。”众人皆曰“善”。

    不及加鞭,又到一岭,日以当天,岭下一坡,座北面南,民居数十,地势平缓,林木郁葱,东西长达数里,此或为下里之故。再往下看,一条河自西而来,在阳光下如同银练,一层薄雾从河中升起,缓缓向山岭飘来,美不胜收。岭下田畦成片,或粮或菜,井然有序,柑橘、枇杷、苹果、雪梨诸树皆有。康叔封下马从步,走了一程,但见一园尽是树木,树下似有耕作之痕,巴王急前行伏于康叔封前道,“此即荼矣,历年贡朝廷之荼,即产于此也。旧时荼皆散布荒林,现有少量家植,防其虫害,去其茺蔽,色味较野植为佳。” 康叔封兴致陡来,自思多年来曾历万水千山,却未见过此物,遂牵巴王之手,行于园中,仔细观察。但见此种荼树,大者两人合抱,有入云之望;中者近有人高,枝繁叶茂;小者若同丛草,欣欣向荣。又观其叶,老者深绿,嫩者浅黄,又有数株之叶呈紫,犹似吐炷。姬叔度采下一叶,用鼻嗅来,若栗若桃,清香沁肺;又放入口中慢嚼细尝,先觉一丝微苦,后缓缓咽下,顿感神清气爽,只觉一丝甜味从肺蒂而起,由咽而舌,久久不散,其感不可言状,连说“此奇物也,此神物也!”。康叔封正用心细品,不远处传来笑语,将康叔封深思惊醒,康叔望去,见一树上,有几人如若猿猱翻上爬下,又见一荼丛旁有数窈窕姑娘忙碌,巴王说,“此采荼之叶也,采后将叶片晒干食用。贡周王者,乃中之上品也。” 康叔封从采荼姑娘篓中取出荼叶数片,爱不释手。又顺手取采荼姑娘一篓,细细端详,巴王忙说,“此名篓,以竹为材制成,可系可挎,用途多样,乃采荼必用之物。” 康叔封说,“此物虽小,它地甚少,即有,也无此精致实用,既出于巴地,何不称其为‘巴篓’?”众人大喜,巴王道,“此巴篓之幸也。”当日,巴王安排康叔封在当地就餐,其材皆取地方特产,如山鸡、野鹿、任河鱼及荼、黄瓜、红谷、巴山豆、荞麦等,又取当地拐枣、柿子酿成之酒奉上,甚是丰盛。或许康叔封一行已经饿了,吃得十分痛快,几至狼吞虎咽。饭后,康叔封道:“此地何名?我好回禀武王。”巴王道:“尚无,请大人命之。”康叔封道,“何不名之‘艺茗坡’。”众人雀跃,巴王问,“大人,‘坡’字尚解,只有‘艺茗’难明,还请示下。” 康叔封道,“‘茗’即‘荼’。‘艺茗’者,因以人植,赖人之技作,而非野生也!”巴王率众人仆伏于地谢恩。叩头毕,巴王呼从人取粗大竹子,劈成竹块,以随身匕手,在火中烧红,请康叔封刻“艺茗坡”三字于其上。康叔封走后,巴人将“艺茗坡”简悬挂于显要之处,如同神物图腾敬奉,艺茗坡自此得名。

    然时过事迁,“茶”字取代了“荼”、“茗”,“香茗”、“艺植”之词民间也很少使用,久而久之,代之以与之音相近的“鸡鸣坡”,而那个光芒四射的“艺茗坡”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水洗了一般。这一桩公案,非但让人扼腕而息,就连任河也夜夜呜咽,而鸡鸣坡的雄鸡日日引项啼血。好在2003年陕西省公布了一件清朝官方文件,上面载有紫阳县在光绪三年的贡茶产区,经调查,鸡鸣坡乃其中之重要产地。抓住这一历史线头,顺藤摸瓜,刨根问底,终于发现,原来在三千年前,鸡鸣坡称“艺茗坡”,艺茗坡的茶叶是巴人献给周王的贡品,为中国第一支贡茶,芳踪重现,昔人昔事又回到人们的眼前。这正是:

    千年佳茗藏深山,

    今人不识古人面。

    一朝大白前代事,

    只须五语与三言。

    (待续)

紫阳茶-宋代

宋代,全国茶叶产量35000吨以上,而包括今紫阳茶区在内的利州路和成都府路11州“岁产茶2102万斤”,(周靖民:《宋代的茶叶产区》,载《中国茶叶》1983年第4期)占全国总产60.1%。(兴元)《图经》载:“秦司置司兴元,属官一员掌之职,在收宕昌、高峰、贻峡、文州所买马,类聚发纲,及受本府南郑、城固、洋州之西乡茶引钱,及利州路军博马,按帛发马,一岁凡一百三十纲六千五百匹。”

紫阳茶-明代

明承宋制实行“茶马法”。由于地理位置和茶叶品质方面的原因,朝廷十分重视陕、川之茶。《明史·茶法》除末尾一段提到其他茶区外,几乎全部篇幅都记载了陕、川茶叶史实。当时,“中茶易马,惟汉中、保宁;而湖南产茶,其直贱。”(《明史·食货志·茶法》)文中所称“汉中”,当指汉水上中游这一地域,而非仅限于今汉中地区。民国《西乡县志》载:“汉中之茶产于西乡”;“西乡茶地惟三里耳。三里县又四百里,经于豺狼虎寇之窟,比以加赋。其民昼夜治茶不休,男废耕,女废织,而莫之能办也。”自明至民国,紫阳茶运销西北,多先集结于汉中、西乡。所以,当时的汉茶,实际上多为今紫阳县所产。

紫阳茶-清代

清乾隆以后,湖广川湘一带的破产农民大量涌入紫阳。他们占据山林,垦荒种粮,同时恢复了茶叶生产。民国《西乡县志》称:“至清代,陕南唯紫阳茶有名。”据安康专区茶叶指导所考证,清代中叶紫阳茶区各县最高年总产茶曾达1500吨,其中紫阳县1000吨以上。后因左宗棠西征,湖南茶大量涌入西北,紫阳茶受到排挤,渐见萎缩。

紫阳茶-民国时期

民国《紫阳县志·地理志》在谈到清末民初全县茶叶生产状况时说:“茶麻以西南区及蒿坪河一隅为最多,茶之原质、色香味较他处所产俱胜。谷雨前毛尖尤称上品,唯制法不精,行销地向复加以限制。”“光绪间价尤低廉,多有毁去茶树者。近年(按:指民国十四年前)茶价稍昂,植者渐广。”抗战期间,湘、皖等省茶区相继沦陷,交通阻塞,南方茶叶无法运销西北;而紫阳茶不但未因战争而停滞,销路反而扩大。它不仅销往西北各省重要城镇,而且向为皖、湘茶叶销场的西安、鄂北、豫南,也有紫阳茶销售,大有供不应求之势。茶农普遍增植新树,茶叶产量迅速增长。抗战初期,中国地理研究所人生地理组王成敬和綦江县立中学贾秉温对紫阳茶叶生产进行综合考察后指出:紫阳“居陕南茶区之中心,全县产茶。因而陕西茶叶普遍即以紫阳称之,所有外销者亦多称紫阳所产也。”“每年约产三十余万斤。”(《紫阳茶之产销》见书内文献辑要)《中国通邮地方物产志》亦载,民国二十六年(1937)紫阳“全年运销量320000斤”。(交通部邮政总局编,台湾华世出版社1978年3月台一版)。到抗战中期,全县茶叶产量增长60%以上。据陕西省银行紫阳县分行民国二十九年(1940)10月16日报告:该县“本年茶采至五次,总产量约五十万斤。计洞河十九万,瓦房店十三万,蒿坪河八万,宦姑滩六万,本县城四万斤。”“本年运销西安约十四万斤,汉中十六万斤,甘肃六万斤,安康四万斤。”(《紫阳茶叶调查》,见书内文献辑要。)
民国三十三年(1944)紫阳茶叶运销量达到260吨;至抗战结束以后,全县茶叶产量超过500吨(折合100万斤),比抗战初期增长两倍以上。解放战争期间,全县茶叶生产处于稳定状态,没有新的发展。至1949年底,全县茶园面积20000亩,总产545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