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I YANG FU XI CHA

紫阳贡茶

      紫阳县所在的安康市产茶历史悠久,至少有3000多年历史。茶祖神农氏在陕西形成了最早的饮茶习俗,开创了陕西5000年“茗饮之风”,陕西更是开启了“茶马互市”的先河,将“茗饮之事”推广至大江南北,形成了举国饮茶之风,陕西茶文化是中华茶文化的源头,它的发展史基本上代表了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史。而作为陕西茶树最佳生长区和茶叶主产区的安康更是中国最早栽培茶树、最早生产贡茶的地方,一直处于茶树原产地与古代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中间地带。

清光绪九年紫阳县办理贡茶事宜“信票”及其解读

16-11-14 上午10:25
本站原创

一、信票原件复印

二、原信票版本

信 票

欽加同知銜署紫陽縣正堂加三級紀十次劉   為

採辦

貢茶事案奉

各憲檄飭查照上屆貢茶數目嚴催採辦務于二月內申解等因奉此合行

催辦為此仰役前往協同該處鄉地照依後開各數目傳諭各茶戶遵照

向例作速採辦細嫩上好茶葉務於二月內照數送案當堂領價以憑申

解該役等不得籍端索延致干重處不貸毋違速速須案

計開

汝河春分茶十觔       白茶十四觔

洞河春分茶十觔       白茶十一觔

圍圈春分茶五觔       白茶五觔

 

右差  

萬魁

                   李晴

                 准此

              

                     房

光緒九年正月廿九日     承     (縣衙印)

戶    

            

 

縣     距城不計里限   次日銷  

 

(朝廷收貢加蓋公務章內容:“此票限二月內日銷知逾二月日作為廢紙倘有疲役數持廢票在鄉滋擾准吾民來案指名喊票立即從重責罰”)

三、新排信票版本及注释

 

信 票⑴

钦加同知衔⑵署紫阳县正堂⑶加三级纪十次⑷刘 为

采办

贡茶事案奉

各宪⑸檄⑹饬⑺查照上届贡茶数目,严催采办,务于二月内申解⑻。等因奉此⑼。

合行⑽催办,为此仰⑾役⑿前往,协同该处乡地,照依后开各数目,传谕各茶户遵照

向例⒀,作速采办细嫩上好茶叶,务于二月内照数送案⒁,当堂领价⒂,以凭⒃申

解。该役等不得籍端索延⒄,致干⒅重处不贷⒆。毋违,速速!须案⒇。

计开

汝河春分茶(21)十觔(22)白茶(23)十四觔

洞河春分茶十觔       白茶十一觔

围圈春分茶五觔       白茶五觔

 

右差

万魁

                 李晴

                 准此

              

                     房

光绪九年正月廿九日       承     (县衙印)

户    

            

县     距城不计里,限   次日销  

(朝廷收贡加盖公务章内容:“此票限二月内日销,知逾二月日作为废纸,倘有疲役(24)数持废票在乡滋扰,准吾民来案指名喊票,立即从重责罚。”

信票注释

⑴信票:又称作“宪票”,是清代官府常用的票文,用于向下级发布命令和指示,与牌文相似。(刘尽等编著《中国文书史稿》)

⑵同知衔:清朝的地方机构是省、府、县三级。“府”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地市级,府的首长就是知府,副职就是同知。

⑶正堂:明清时对府县等地方正印官的称呼。

⑷加三级纪十次:加级是官制名。清制,凡官员立有功绩或经考核成绩优良者,可交部议叙,给予纪录或加级的奖励(武职也称“功加”)。每加一级相当于纪录四次。

⑸宪:旧时属吏对上司的尊称。

⑹檄(xí):古代官府用以征召或声讨的文书。此处似指“移文”,用于晓喻或责备。

⑺饬:上级命令下级(多用于旧时公文)。

⑻申解:发送,解送。

⑼等因奉此:旧时公文用语,“等因”用来结束所引来文,“奉此”用来引起下文。“等因奉此”泛指文牍,比喻例行公事,官样文章。

⑽合行:应当,应该施行。

⑾仰:旧时公文用语。上行文中用在“请、祈、恳”等字之前,表示恭敬;下行文中表示命令:仰即尊照

⑿役:服劳役的人。

⒀向例:以往的规则,惯例。

⒁案:提出计划、办法,提供讨论研究的文件等。

⒂领价:按经过评估的价格付款。

⒃凭:证书。

⒄索延:讨要,索取,拖延。

⒅致干:古代公文用语。如“致干未便”,“干未便”即“事关不当”。干,相当于“关”,事关、干系、牵涉;未便,即“不当”,不是职权范围内应做的事,严重的要负行政或刑事责任。

⒇须案:重要的紧急的公文或命令。

(21)春分茶:二十四节气中“春分”前采的芽茶,春分在清明节前,此时的紫阳茶当是头等毛尖茶。

(22)觔(jīn):重量单位,“斤”的异体。

(23)白茶:中国六大茶类之一。

(24)疲役:疲于所役。

 

四、紫阳光绪九年信票解读

清代贡茶征贡区域宽、新产品多、随机性强。

清代“陕南唯紫阳茶有名”(《陕西通志•茶马志》雍正版),成为朝廷贡茶自非偶然。陕西省档案馆在整理、抢救馆藏清代紫阳县正堂档案时,发现了“紫阳茶”作为朝廷“贡茶”的档案记载。继清朝光绪三年(1877)正月二十八日,陕西省紫阳知县唐青甫差遣衙役办理贡茶事宜的“信票”之后,最近又发现光绪九年正月二十九日的“信票”。这就进一步凿实了紫阳茶作为清代贡茶的历史事实,而且让史家从中了解到了清代纳贡的操作程序。

这张信票与光绪三年发现的贡茶信票大同小异,系清代衙门专用公函,用上等的构皮纸印制,有浅蓝色边框,有紫阳县衙大印。系手写石印,许多字并非繁体,而是随俗从简。进贡的有春分茶和白茶两种。春分在阳历3月23日左右,比采清明茶提早半个月,此时的紫阳茶当是头等毛尖茶。进贡的还有白茶,白茶是中国六大茶类之一,属微发酵茶,采摘后不经杀青或揉捻,只经过晒或文火干燥后加工的茶。具有外形芽毫完整,满身披毫,毫香清鲜,汤色黄绿清澈,滋味清淡回甘的的品质特点。这是清代紫阳出产白茶一事的首次记载,紫阳是历时两三千年的老茶区,掌握白茶制作技术不是难事。

文件有主管官员的朱批,朱批有经办差人名字和采办贡茶文件下发的具体时间。朝廷收贡加盖的公务章内容颇为详细,云:“此票限二月内日销,知逾二月日作为废纸,倘有疲役数持废票在乡滋扰,准吾民来案指名喊票,立即从重责罚。”这几句公文语是“信”的生动体现,规定了销票期限和防止扰民的告诫。

这张百余年前的信票告诉我们:紫阳在清光绪年间承担有贡茶任务。紫阳贡茶历史悠久,且具有连续性的特点,由西周开国初到中唐再到晚清,皆有纳贡任务。数量不多,只以品质取胜。

贡茶向茶农征收,地方政府是要付酬的,茶农是以商品的形式提供给地方政府。

据“信票”记载,光绪三年贡茶涉及紫阳权河、盘厢河、麻柳坝、毛坝关几个小地方,都在紫阳任何流域。任何流域是古老的茶区,传说唐代金州贡茶基地也在这里,就是到了建国后,任何流域也是紫阳名茶的主要产地。光绪九年增加了汝河、洞河。这就是说,紫阳贡茶产区差不多覆盖了紫阳3/4的地区。

笔者有必要重复一下紫阳茶纳贡的结论:西周初陕南巴人贡“荼”,唐肃宗至德二年后金州贡“茶牙”,清代紫阳县贡“紫阳茶”。这三次贡茶的产地,大体范围在今紫阳县任何、洞河、汝河流域。特别是紫阳县任何流域是时间最早、延续历史最悠久的贡茶基地,全国无出其右者。

 

(文献资料由紫阳县总工会主席、县茶业协会会长李龙安先生提供,在此表示感谢!)

紫阳茶-宋代

宋代,全国茶叶产量35000吨以上,而包括今紫阳茶区在内的利州路和成都府路11州“岁产茶2102万斤”,(周靖民:《宋代的茶叶产区》,载《中国茶叶》1983年第4期)占全国总产60.1%。(兴元)《图经》载:“秦司置司兴元,属官一员掌之职,在收宕昌、高峰、贻峡、文州所买马,类聚发纲,及受本府南郑、城固、洋州之西乡茶引钱,及利州路军博马,按帛发马,一岁凡一百三十纲六千五百匹。”

紫阳茶-明代

明承宋制实行“茶马法”。由于地理位置和茶叶品质方面的原因,朝廷十分重视陕、川之茶。《明史·茶法》除末尾一段提到其他茶区外,几乎全部篇幅都记载了陕、川茶叶史实。当时,“中茶易马,惟汉中、保宁;而湖南产茶,其直贱。”(《明史·食货志·茶法》)文中所称“汉中”,当指汉水上中游这一地域,而非仅限于今汉中地区。民国《西乡县志》载:“汉中之茶产于西乡”;“西乡茶地惟三里耳。三里县又四百里,经于豺狼虎寇之窟,比以加赋。其民昼夜治茶不休,男废耕,女废织,而莫之能办也。”自明至民国,紫阳茶运销西北,多先集结于汉中、西乡。所以,当时的汉茶,实际上多为今紫阳县所产。

紫阳茶-清代

清乾隆以后,湖广川湘一带的破产农民大量涌入紫阳。他们占据山林,垦荒种粮,同时恢复了茶叶生产。民国《西乡县志》称:“至清代,陕南唯紫阳茶有名。”据安康专区茶叶指导所考证,清代中叶紫阳茶区各县最高年总产茶曾达1500吨,其中紫阳县1000吨以上。后因左宗棠西征,湖南茶大量涌入西北,紫阳茶受到排挤,渐见萎缩。

紫阳茶-民国时期

民国《紫阳县志·地理志》在谈到清末民初全县茶叶生产状况时说:“茶麻以西南区及蒿坪河一隅为最多,茶之原质、色香味较他处所产俱胜。谷雨前毛尖尤称上品,唯制法不精,行销地向复加以限制。”“光绪间价尤低廉,多有毁去茶树者。近年(按:指民国十四年前)茶价稍昂,植者渐广。”抗战期间,湘、皖等省茶区相继沦陷,交通阻塞,南方茶叶无法运销西北;而紫阳茶不但未因战争而停滞,销路反而扩大。它不仅销往西北各省重要城镇,而且向为皖、湘茶叶销场的西安、鄂北、豫南,也有紫阳茶销售,大有供不应求之势。茶农普遍增植新树,茶叶产量迅速增长。抗战初期,中国地理研究所人生地理组王成敬和綦江县立中学贾秉温对紫阳茶叶生产进行综合考察后指出:紫阳“居陕南茶区之中心,全县产茶。因而陕西茶叶普遍即以紫阳称之,所有外销者亦多称紫阳所产也。”“每年约产三十余万斤。”(《紫阳茶之产销》见书内文献辑要)《中国通邮地方物产志》亦载,民国二十六年(1937)紫阳“全年运销量320000斤”。(交通部邮政总局编,台湾华世出版社1978年3月台一版)。到抗战中期,全县茶叶产量增长60%以上。据陕西省银行紫阳县分行民国二十九年(1940)10月16日报告:该县“本年茶采至五次,总产量约五十万斤。计洞河十九万,瓦房店十三万,蒿坪河八万,宦姑滩六万,本县城四万斤。”“本年运销西安约十四万斤,汉中十六万斤,甘肃六万斤,安康四万斤。”(《紫阳茶叶调查》,见书内文献辑要。)
民国三十三年(1944)紫阳茶叶运销量达到260吨;至抗战结束以后,全县茶叶产量超过500吨(折合100万斤),比抗战初期增长两倍以上。解放战争期间,全县茶叶生产处于稳定状态,没有新的发展。至1949年底,全县茶园面积20000亩,总产545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