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I YANG FU XI CHA

紫阳贡茶

      紫阳县所在的安康市产茶历史悠久,至少有3000多年历史。茶祖神农氏在陕西形成了最早的饮茶习俗,开创了陕西5000年“茗饮之风”,陕西更是开启了“茶马互市”的先河,将“茗饮之事”推广至大江南北,形成了举国饮茶之风,陕西茶文化是中华茶文化的源头,它的发展史基本上代表了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史。而作为陕西茶树最佳生长区和茶叶主产区的安康更是中国最早栽培茶树、最早生产贡茶的地方,一直处于茶树原产地与古代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中间地带。

紫阳贡茶及茶马古道待深度挖掘研究

19-3-12 下午4:09

        2016年从紫阳县移民局局长岗位退下来后,开始对紫阳的历史民俗、茶文化有了较多学习了解,勾起曾在宣传文化系统工作10余年对紫阳茶文化的美好回忆。特别是拜读了本土一大批茶文化研究者著书立说,让人耳目一新。

        从2017年开始,催生了对紫阳贡茶与茶马古道进行深度挖掘研究,将其作为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申报成国家文化遗产甚至世界文化遗产,扩大川陕渝边际交融打造秦巴区域文化旅游品牌的强烈愿望。

提出这个命题,则源于对以下几个方面的思考——

        一是紫阳贡茶历史悠久,已成不争事实。专家学者考证普遍认同紫阳贡茶始于周代,至唐代制定出贡茶、商茶和榷茶三种制度,唐至清“紫阳茶每岁充贡”,清光绪三年(1877年)紫阳县知县派差役到任河沿线(权河、盘厢河、毛坝关、麻柳坝)洞河一带办理贡茶事宜的信票证明了其在清代作为贡茶的事实。

        二是中国第一条茶马古道——陕甘茶马古道,成于公元641-835年,大都与古丝绸之路重合或相连,紫阳瓦房店是这条茶马古道主要发源地。据考证,陕甘茶马古道主要线路一条是从瓦房店—石泉—略阳,进入甘肃徽县后到古河州临夏,另一条从任河进入四川到成都再经雅安、康定、在荥经境内和西南区域的川康藏茶马古道相连后出印度、尼泊尔。因此,紫阳是陕甘、川康藏茶马古道发源地,连接西北西南,地位和作用足以显赫。

        茶马古道与古丝绸之路相连相通,小道通大路、茶道连丝路。当下的“一带一路”建设,无疑增添了茶马古道的历史厚重和现代政治经济的高度契合,开展研究申报工作体现了新发展理念和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最早贡茶的辉煌记忆,古道源头厚重的人文精神不至于消亡或失传,抢救保护、合理利用,主动介入抢占先机是应有之责。紫阳茶成贡品,紫阳“富硒茶”又获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原产地保护产品。茶马古道2013年被国务院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云南省正在将川滇藏茶马古道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陕西、四川联合组织将秦蜀古道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初选入围。秦汉古茶是不是出自紫阳?但最后花落他家……不争的事实,特有的文化资源若不及时抢先保护,名份也可能被别处抢去。

        三是当下脱贫攻坚战正酣,乡村振兴加快推进,文化旅游更是方兴未艾。“在全球兴起回归自然、回归历史的旅游热潮中,重振贡茶辉煌,重建茶马古道主题文化,形成以茶马古道为主题的陕南(川东)整体文化市场印象,以拉动绿色发展无疑具有引领陕南经济发展突破口和推动机的作用”,西北大学教授李刚曾建议。前不久国务院批准的《汉江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中提出实施文化传承与传播工程,我省《十三五文旅融合发展规划》已将紫阳茶马古道旅游景区建设作为重点项目确立。汉江及最大支流——任河在紫阳境内战线长,涉及较宽,是汉江流域秦巴腹地一条绿色走廊、黄金水道、红色革命老区。对促进全域旅游发展,推进文旅融合,创新产品供给具有综合优势,国家鼓励支持发展红色旅游,开展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国情教育等研学旅游产品,科学利用传统村落、文物遗迹、世界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开展文化体验旅游。这些都将获得很多政策支持。

        四是现实已具备一定基础。我们有了一批研究成果,丁文、 程良斌、戴承元、李春平、曾德强、栾成珠、曾晓勤、秦宗道、刘全军等一大批专家学者搜集著立了大量文史,茶文化资料可共享,紫阳毛尖茶已被列为全国第五批农业农产品遗产;有宽广的人脉资源和熟悉的路径,中茶所 、中茶学会、西北大学、陕西省文化遗产研究院等茶文化研究单位对紫阳茶文化情有独钟,周边四川万源、达州、重庆城口非官方交流相关人士对此也很感兴趣,都愿支持参与紫阳做这件事;以任河生态景区为核心的任河段成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任河生态旅游景区可作为市场主体提供研究申报服务保障工作。

        紫阳最早产贡茶的真实性,其产地工艺流程,茶马古道的历史地位和现代区域协作发展,完全符合文化遗产保护申报条件,我认为它不是心血来潮、空穴来风。我们有条件和责任发现历史、传承历史。

        为此,建议首先将紫阳贡茶、茶马古道研究成果争取申报成国家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或将任河申报创建成自然文化遗产,列入全县经济社会发展重要目标,并作为重大文化产业旅游开发项目,逐级立项争取政策支持。二是初步设想挖掘研究可围绕“五个一”来开展,即“一套丛书、一台戏剧、一组影视、一个展馆、一段体验”,通过提供说的、看的、能体现的,全方位展示任河厚重的历史文化,形成感悟秦巴乐山亲水的文化旅游产品。三是组建专门的研究申报机构,确定专人搭台先行,制定方案。四是政府出面与西北大学陕商文化研究会、省文化遗产研究院、省市主管部门联系,申请挂号并与川、渝及周边县区接洽联合研究申报,县内注册成立“陕西紫阳贡茶源文化传播公司”或“紫阳贡茶与茶马古道研究中心”作为市场主体承担具体研究申报工作。五是尊重科学、尊重劳动、规范操作。鼓励支持单位(个人)全社会广泛参与,科学制定任务目标、阶段考核、论功行赏。

紫阳茶-宋代

宋代,全国茶叶产量35000吨以上,而包括今紫阳茶区在内的利州路和成都府路11州“岁产茶2102万斤”,(周靖民:《宋代的茶叶产区》,载《中国茶叶》1983年第4期)占全国总产60.1%。(兴元)《图经》载:“秦司置司兴元,属官一员掌之职,在收宕昌、高峰、贻峡、文州所买马,类聚发纲,及受本府南郑、城固、洋州之西乡茶引钱,及利州路军博马,按帛发马,一岁凡一百三十纲六千五百匹。”

紫阳茶-明代

明承宋制实行“茶马法”。由于地理位置和茶叶品质方面的原因,朝廷十分重视陕、川之茶。《明史·茶法》除末尾一段提到其他茶区外,几乎全部篇幅都记载了陕、川茶叶史实。当时,“中茶易马,惟汉中、保宁;而湖南产茶,其直贱。”(《明史·食货志·茶法》)文中所称“汉中”,当指汉水上中游这一地域,而非仅限于今汉中地区。民国《西乡县志》载:“汉中之茶产于西乡”;“西乡茶地惟三里耳。三里县又四百里,经于豺狼虎寇之窟,比以加赋。其民昼夜治茶不休,男废耕,女废织,而莫之能办也。”自明至民国,紫阳茶运销西北,多先集结于汉中、西乡。所以,当时的汉茶,实际上多为今紫阳县所产。

紫阳茶-清代

清乾隆以后,湖广川湘一带的破产农民大量涌入紫阳。他们占据山林,垦荒种粮,同时恢复了茶叶生产。民国《西乡县志》称:“至清代,陕南唯紫阳茶有名。”据安康专区茶叶指导所考证,清代中叶紫阳茶区各县最高年总产茶曾达1500吨,其中紫阳县1000吨以上。后因左宗棠西征,湖南茶大量涌入西北,紫阳茶受到排挤,渐见萎缩。

紫阳茶-民国时期

民国《紫阳县志·地理志》在谈到清末民初全县茶叶生产状况时说:“茶麻以西南区及蒿坪河一隅为最多,茶之原质、色香味较他处所产俱胜。谷雨前毛尖尤称上品,唯制法不精,行销地向复加以限制。”“光绪间价尤低廉,多有毁去茶树者。近年(按:指民国十四年前)茶价稍昂,植者渐广。”抗战期间,湘、皖等省茶区相继沦陷,交通阻塞,南方茶叶无法运销西北;而紫阳茶不但未因战争而停滞,销路反而扩大。它不仅销往西北各省重要城镇,而且向为皖、湘茶叶销场的西安、鄂北、豫南,也有紫阳茶销售,大有供不应求之势。茶农普遍增植新树,茶叶产量迅速增长。抗战初期,中国地理研究所人生地理组王成敬和綦江县立中学贾秉温对紫阳茶叶生产进行综合考察后指出:紫阳“居陕南茶区之中心,全县产茶。因而陕西茶叶普遍即以紫阳称之,所有外销者亦多称紫阳所产也。”“每年约产三十余万斤。”(《紫阳茶之产销》见书内文献辑要)《中国通邮地方物产志》亦载,民国二十六年(1937)紫阳“全年运销量320000斤”。(交通部邮政总局编,台湾华世出版社1978年3月台一版)。到抗战中期,全县茶叶产量增长60%以上。据陕西省银行紫阳县分行民国二十九年(1940)10月16日报告:该县“本年茶采至五次,总产量约五十万斤。计洞河十九万,瓦房店十三万,蒿坪河八万,宦姑滩六万,本县城四万斤。”“本年运销西安约十四万斤,汉中十六万斤,甘肃六万斤,安康四万斤。”(《紫阳茶叶调查》,见书内文献辑要。)
民国三十三年(1944)紫阳茶叶运销量达到260吨;至抗战结束以后,全县茶叶产量超过500吨(折合100万斤),比抗战初期增长两倍以上。解放战争期间,全县茶叶生产处于稳定状态,没有新的发展。至1949年底,全县茶园面积20000亩,总产545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