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I YANG FU XI CHA

紫阳贡茶

      紫阳县所在的安康市产茶历史悠久,至少有3000多年历史。茶祖神农氏在陕西形成了最早的饮茶习俗,开创了陕西5000年“茗饮之风”,陕西更是开启了“茶马互市”的先河,将“茗饮之事”推广至大江南北,形成了举国饮茶之风,陕西茶文化是中华茶文化的源头,它的发展史基本上代表了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史。而作为陕西茶树最佳生长区和茶叶主产区的安康更是中国最早栽培茶树、最早生产贡茶的地方,一直处于茶树原产地与古代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中间地带。

“光绪九年紫阳贡茶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报告(二)-1

17-2-28 上午10:29
本站原创

第二章 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

2、1 汝河贡茶区贡茶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

2、1、1汝河贡茶区概述

光绪九年紫阳贡茶信票指令汝河上缴贡茶春分茶十斤、白茶四斤。清时,汝河是紫阳县东乡之一铺,据道光《紫阳县志》记载,汝河铺“距城三十里,东至大石沟,白岩坡抵洞河界,西至香炉山抵中南界,南到土门垭抵权河,北至汝河口抵汉江,计东西七十里,南北八十里。”其行政区管辖今之洞河镇小红光、前河、石坝、田榜等村和双桥镇苗河等村,以及城关镇青中村部分地域,其面积较光绪九年贡茶信票所涉及的另外两个区域广阔。

本区植茶历史悠久,贡茶历史遗痕较深,有全县独有的带有贡茶的地名和记忆。该区在历史上是紫阳县的茶叶主产区,据《紫阳茶业志》记载,1983年统计,当年年产1.5吨到15吨的乡在汝河贡茶区就有石坝和前河两个,在紫阳县的茶叶生产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2、1、2贡茶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

对汝河贡茶区的调查共调查了解了10多个知情人,其中大多数是是65岁以上的老人,多人参加过茶叶的制作和销售。为核实情况,课题组还进行了实地考察,观看了古老茶丛和刻有“皇茶院”碑文的古墓。在调查中,知情人一致肯定本区贡茶基本产地就是今城关镇青中村的皇茶院。

皇茶院是一个古老的地名,在当地有两种解释,一是生产皇茶的地点,当地人介绍,皇茶院及其周围地区的茶园大约有300余亩,在核心区内,至今还保留着前些年才砍过的大茶树砧木。二是制作皇茶的地点,至今那里还有一个较大的院落。在皇茶院附近的地方,在一块立于光绪年间的墓碑,上面刻有墓主人生于“皇茶院”文字,说明“皇茶院”这一地名的存在历史起码在清光绪年以前。所以,知情人说,凭“皇茶院”这个地名,皇茶院是贡茶生产地这个结论是不应置疑的。在当地,保留着许多关于贡茶的优美、动人传说,这些历史记忆为贡茶产地提供了不应忽略的旁证。

皇茶院在紫阳县城文笔山南,海拔约650米,四山环绕,蒇风闭气,小气候特征明显,其各类作物生长均比地势较低的地方都提前几天,春茶在“春分”时就可采摘。皇茶院土质主以黄泥土夹砂为主,土层较厚,适宜茶树生长。皇茶院茶叶香高味正,回味微甜,多年来在紫阳县境名声卓著,若在汝河流域找贡茶基本产地,非皇茶院莫属。皇茶院一带居民居住历史久远,有多家在此地居住10代以上的历史,其先人一般都是在清代嘉庆、咸丰年间来紫阳定居的。在解放初,这里就居住着数十户人家,在漫长的茶叶生产活动中,培养出许多种茶和制茶的好手,制作紫阳毛尖茶技术世代传承,在今天仍有多人能独立进行手工操作制作毛尖。皇茶院距离县城约10华里,步行一个小时即可到达。经过综合分析,根据光绪九年紫阳贡茶基本生产地的技术条件,确定皇茶院为紫阳县汝河贡茶区主要生产点。

2、1、3皇茶院贡茶生产地辅助产地

皇茶院贡茶生产地辅助产地,主要有:闵家垭,位于洞河镇田榜村;汝河口茶园,位于洞河镇小红光村;火石沟,位于双桥镇苗河村;

楸木园,位于双桥镇苗河村。

主要知情人提供材料摘要

张显华 (青中村党支部书记)我感谢县茶业协会贡茶基本产地课题组的同志来我村考察。我的家就住在皇茶院,我们家族来紫阳居住已有两百来年历史,是清代咸丰前后从四川来的,我们在皇茶院居住已有8代人。我们先人到皇茶院定居时,那里就有一块比较整齐的茶园,由于这一块茶园出的茶叶好喝,采摘又早,加上到县城又不远,茶叶一采制出来我们就到县城去赶早市,去时是一袋新茶,回来时就是肉、酒、面、布等,茶叶成了我们家生存和发展不可缺少的条件。渐渐的,我们的先人就喜欢上了务茶,并把茶叶当成一项主业来作。我们家房子下的那块茶园有20多亩,我们家族把它当成祖业一代一代传下来,从没有转手给他人,可见他们对这个茶园的器重和珍惜。

我听我们的先人说,好象是在明代皇茶院的茶就是贡茶,后来从没间断,年年都要给皇帝送去喝,到清代依然如此。要说我们汝河,出好茶的地方也还不少,但我认为我们皇茶院的茶还是最好的,只有最好的茶才能作为贡茶。

近年来,我们村的发展规划中,就是强调以贡茶为品牌搞综合旅游建设,如果能借光绪九年紫阳贡茶基本产地调查确定的东风,促进我村的整体建设,那是再好不过了。

冉维富(青中村主任)我们皇茶院的茶古已有名,但前些年由于没有企业支撑,发展缺乏力度,村民到春天采一点茶用包包提到县城去买,没什么效益,现在村里办了茶叶加工企业,干部和群众发展茶叶的积极性都十分高涨。村委会已规划把茶叶生产纳入美丽乡村建设之中,有规划,有步骤的抓,如果这次确定为贡茶基本产地,那当然是大好事,对于古老的皇茶院也是一种新生。如能如愿,那当年的皇茶院因给皇帝生产贡茶而有名,现在的皇茶园因给村民带来实惠而放光彩。

我们这里的茶叶,还是一种保健品,我们村65岁以上的老人110人,点总人口的12.2 %,其中80岁的人有22个,占老年人的20 %,占全村总人口数的2.4%;90岁的老人还有3个。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中,身体健康,耳聪目明,生活能自理的占大多数,朱达炀的母亲今年97岁了,还能喝酒。为什么人高寿,一个原因是他们都爱喝茶,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这里的自然环境好,生产出来的食物可以促进人健康长寿。

朱达国(76岁,青中村村民)我们老家是江南人,在青中已住了近10辈人了。听上辈人讲过关于贡茶的故事,说明朝时代,有一天有几个人路过我们这里,村民给泡了几碗茶喝,走的时候,他们又要了点带上,谁知道第二年这几个人又来了,买了几斤,第三年就由当地当官的来收,说是给皇帝送去喝,从此后每年官府都来收,送到京城贡献给皇帝。原来皇茶院的茶树发育得好得很,我听我的祖婆说,有一棵茶树,人要上树去摘茶,一个人要摘两三天才摘得完,后来我亲眼见到好几棵碗口粗的茶树,解放后我还爬到这些树上去采过茶的,可惜都砍了,哪个晓得今天要来调查贡茶的事。

张显安(63岁,青中村村民)我们上辈说的是,有一天,从荷叶沟来了几个人,在现在皇茶院那里歇脚,当时那里有一棵大茶树,树杆(树径)有两人牵手围,有几个老百姓就用刚采的鲜茶制作出的茶叶泡了几碗端给他们,来人喝了赞赏不已,当时就买了二斤。第二年官家来要买20斤茶,特别叮嘱鲜叶要在去年采的地方采,制作要在去年制作的地方制,制作要按去年的方法制,说这是给皇帝送去的,不得有一点马虎,大家才晓得去年来的人是皇帝,从此后每年都要给皇帝送,官家还确定制作地方叫“皇茶院”,产鲜叶的地方叫“皇茶园”。

邓家顺(79岁,青中村村民)我听说皇帝看上我们这儿的茶好,主要是口味好,还有一个就是茶泡到碗时,茶尖是朝上的。皇帝喝茶当然讲究,不像我们这些人口渴了抱住碗就喝,但说明我们这里的茶就是好,不好皇帝还喝?这也给我们皇茶院的茶作了宣传,直到现在,我们到城里去卖茶,只要说是皇茶院的,就好卖得多

朱达炀(青中村村民)“皇茶院”就是我们这里的茶的牌子,这个牌子硬得很,我还跟别人争过,有的人不服气,我说,皇茶院这个地名又不是我们取的,存在几百年了,是有名有实的。我们在县城卖茶,只要说是皇茶院的,卖得快,价钱也比别人的高。我们是白天采,晚上做,清早就上城里卖,真要感谢皇帝喝这儿的茶。

金明贵(56岁,青中村村民)我们青中古时属汝河铺管。我家上下几辈人都是做茶生意的,主要茶叶采购地点就是青中、苗河一带,这一带解放前后茶叶都多,大集体时我们生产队是产茶队,一年有生产任务。我从小就跟大人学种茶和制茶技术,当时制茶,有烧火的技术,炒茶的技术,蹬茶的技术,等等,都有自己的绝活,如蹬茶就有“翻山过岭”“螺丝转顶”,“黄龙摆尾”等等,现在都快失传了,我是样样都学过的。青中还有几个技术毛尖制得好,特别是那个白毛尖,又好看,又好喝,能卖好价钱。

朱达照(60岁,青中村村民)皇茶院的茶曾经做过贡茶,这在青中几乎是人人皆知,而且有传说,有地名,现在又有了档案证据,这应当说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我爱喝茶,又在种茶,也在城里卖过茶,我们皇茶院的茶叶就是比其它地方的茶好,要汤色有汤色,要口味有口味,做贡茶是自然的事。

丁荣兴(89岁,青中村村民)听我们老辈人说,“皇茶园”不是一个地方,有 “上皇茶园”、“中皇茶园”和“皇茶园”,几个地方的茶都好,加起来有几百亩。

说皇茶院的茶好,那倒不是由于给皇帝喝才好,本身就好,你看它的颜色,它的口味,还有它的汤色,都高其它地方的茶叶一等。过去,皇茶院的茶主要是卖给县城的人喝,有官有民,你的茶不好,人家的眼睛也不是瞎子。

紫阳茶-宋代

宋代,全国茶叶产量35000吨以上,而包括今紫阳茶区在内的利州路和成都府路11州“岁产茶2102万斤”,(周靖民:《宋代的茶叶产区》,载《中国茶叶》1983年第4期)占全国总产60.1%。(兴元)《图经》载:“秦司置司兴元,属官一员掌之职,在收宕昌、高峰、贻峡、文州所买马,类聚发纲,及受本府南郑、城固、洋州之西乡茶引钱,及利州路军博马,按帛发马,一岁凡一百三十纲六千五百匹。”

紫阳茶-明代

明承宋制实行“茶马法”。由于地理位置和茶叶品质方面的原因,朝廷十分重视陕、川之茶。《明史·茶法》除末尾一段提到其他茶区外,几乎全部篇幅都记载了陕、川茶叶史实。当时,“中茶易马,惟汉中、保宁;而湖南产茶,其直贱。”(《明史·食货志·茶法》)文中所称“汉中”,当指汉水上中游这一地域,而非仅限于今汉中地区。民国《西乡县志》载:“汉中之茶产于西乡”;“西乡茶地惟三里耳。三里县又四百里,经于豺狼虎寇之窟,比以加赋。其民昼夜治茶不休,男废耕,女废织,而莫之能办也。”自明至民国,紫阳茶运销西北,多先集结于汉中、西乡。所以,当时的汉茶,实际上多为今紫阳县所产。

紫阳茶-清代

清乾隆以后,湖广川湘一带的破产农民大量涌入紫阳。他们占据山林,垦荒种粮,同时恢复了茶叶生产。民国《西乡县志》称:“至清代,陕南唯紫阳茶有名。”据安康专区茶叶指导所考证,清代中叶紫阳茶区各县最高年总产茶曾达1500吨,其中紫阳县1000吨以上。后因左宗棠西征,湖南茶大量涌入西北,紫阳茶受到排挤,渐见萎缩。

紫阳茶-民国时期

民国《紫阳县志·地理志》在谈到清末民初全县茶叶生产状况时说:“茶麻以西南区及蒿坪河一隅为最多,茶之原质、色香味较他处所产俱胜。谷雨前毛尖尤称上品,唯制法不精,行销地向复加以限制。”“光绪间价尤低廉,多有毁去茶树者。近年(按:指民国十四年前)茶价稍昂,植者渐广。”抗战期间,湘、皖等省茶区相继沦陷,交通阻塞,南方茶叶无法运销西北;而紫阳茶不但未因战争而停滞,销路反而扩大。它不仅销往西北各省重要城镇,而且向为皖、湘茶叶销场的西安、鄂北、豫南,也有紫阳茶销售,大有供不应求之势。茶农普遍增植新树,茶叶产量迅速增长。抗战初期,中国地理研究所人生地理组王成敬和綦江县立中学贾秉温对紫阳茶叶生产进行综合考察后指出:紫阳“居陕南茶区之中心,全县产茶。因而陕西茶叶普遍即以紫阳称之,所有外销者亦多称紫阳所产也。”“每年约产三十余万斤。”(《紫阳茶之产销》见书内文献辑要)《中国通邮地方物产志》亦载,民国二十六年(1937)紫阳“全年运销量320000斤”。(交通部邮政总局编,台湾华世出版社1978年3月台一版)。到抗战中期,全县茶叶产量增长60%以上。据陕西省银行紫阳县分行民国二十九年(1940)10月16日报告:该县“本年茶采至五次,总产量约五十万斤。计洞河十九万,瓦房店十三万,蒿坪河八万,宦姑滩六万,本县城四万斤。”“本年运销西安约十四万斤,汉中十六万斤,甘肃六万斤,安康四万斤。”(《紫阳茶叶调查》,见书内文献辑要。)
民国三十三年(1944)紫阳茶叶运销量达到260吨;至抗战结束以后,全县茶叶产量超过500吨(折合100万斤),比抗战初期增长两倍以上。解放战争期间,全县茶叶生产处于稳定状态,没有新的发展。至1949年底,全县茶园面积20000亩,总产545吨。